阿瑜

writing

【Sweetie】

  实名为【婶婶的一曲妄想】
  请多指教

【1】

    “歌仙,这是?”清江放下手中的花瓶,目光落到了躲在歌仙身后的小脑袋上。


   “他名为和泉守兼定,”歌仙随着清江的目光转过头,将藏在身后的小孩子轻轻牵了出来,清江也终于看清了小孩子的模样:刚及歌仙腰部的个头,乌黑的长发,一双湖水蓝的眸子正好奇地打量着他。清江不禁伸出手,轻抚他的头顶,“诶~真的是个很可爱的孩子呢。”他又望向歌仙,“既然是兼定,说明和你是一个刀派啊······从前怎么没听你提到过?”


   “······”歌仙满面复杂之色,如果就这般直接对清江说他也是刚刚得知这孩子的存在,实在是不够风雅。斟酌片刻,他才缓缓开口,“他是今早刚来到本丸的,主公将他领到我的面前,告诉了我他的身份,只嘱咐我这段时间好好照顾他·····”想起方才他牵着和泉守的手还未回过神,便一边被长谷部告诫着“主公可是很忙的,不要打扰主公”,一边被他赶出了主公的房间,歌仙便不禁有些哭笑不得,“对了,主公还说,等新撰组的刀集合完毕,我的任务便完成了。”低头看看身边的小孩子,他不禁有些头痛,“哪怕同出一宗,我身为文系刀,照顾孩子这种事······不风雅倒是其次,可我从未经历过,这可如何是好?”


    “放轻松,顺其自然就好,”清江安慰道,“这里人不多,有经验的也还没来,整个本丸你是资历最老的,主公信赖你也是理所应当;更何况你与他······到底和别的刀不同,多照拂些也是应该的。”


    “话是这么说,可我还是······”歌仙不由蹙起眉头。


   “好了,”清江往门边走,“我这就去和主公说,让小夜做近侍,尽早迎来宗三左文字······你就趁着这段时间与这孩子多互相了解吧,”行至门前,他又回过头,留下一个高深莫测的笑容,“到时候再后悔,可就来不及了。”


     歌仙似懂非懂地点点头,目送那抹温润的青绿离开,又打起精神,与面前的小孩子大眼瞪小眼。


    过了好久,歌仙终于败下阵来。


    相顾无言还这般僵持,还真是不风雅。

 

    “请问······你饿了吗?”歌仙话出口,才发现自己用了敬语,偷偷看了面前的小孩子一眼,见对方并无反应,才在心里松口气,又重新问道,“折腾这样久,你肚子一定饿了吧?我为你做些东西吃可以吗?”


    和泉守扬起脸,一言不发地望着他,歌仙这才想起并未告诉他自己的名字,便怀着亡羊补牢的心态补充道,“我名为歌仙兼定,为兼定家第二代刀匠之定所锻造,和泉守既然也是兼定家的,以后还请多指教。”


     和泉守盯了他半晌,最终用力地点了点头。


    这孩子······是不爱说话吗?歌仙心中有些担忧,无意间与小孩子对视,却还是率先移开目光。


    嘛,大概是和自己一样,不太习惯与陌生人相处吧······歌仙这样想着,再来看他,心里却多了些亲近感,眼里也不禁多了些笑意。和泉守愣愣地看了他好久,最终试探性地开口:


     “······歌仙?”


    “什么事?”歌仙正欲垂首倾听,却不妨和泉守起身,慢慢走近,趴在自己耳边悄悄说:“你真美。”


     歌仙闻言,不由一怔,下意识转头,却猝不及防地撞入了小孩子纯净的眼眸中,本想着轻声反驳,却不知为何开不了口,只得硬着头皮干笑道,“那还真是多谢和泉守的赏识了······我去为你准备些暂且果腹之物,先失陪了。”他将和泉守轻轻拉开后,起身简单整理身上的衣物,便往厨房走去。


    他真的和自己是一个刀派吗······歌仙快步走在游廊中,想借助穿堂风使面颊散去热度。想起小孩子的话,他才回过神来:


    我为什么要因为一个小孩子的无心之言害羞呢?


   他的脚步顿时慢了下来,不禁摇头笑自己多心。


    而且啊,【美】这样的字眼,不是应该形容女子吗······


    和泉守静静望着歌仙匆匆离去的背影,许久未回神。
这就是二代目啊······兼定家历代中最优秀的刀匠之定所锻造的,美丽而又强大的存在。


    看来小孩子的身体确实容易让人卸下防备呢······他不禁回忆起初到本丸与审神者的对话:


    “诶,为什么要让我变成小孩子的模样?”和泉守兼定不解地望向审神者,“还有这样的规矩?”


    “喂新来的,这样随意质疑主公的决断未免也太失礼了!”长谷部出声责备,却被一边的审神者轻扯他的衣袖,示意稍安勿躁。低声与长谷部交代几句后,长谷部连连点头,而后又抬起头对和泉守道,“和泉守兼定,你不是一直追随着歌仙兼定的身影,并想与他见面吗?”


    “什么······”和泉守满面惊诧之色,目光不禁落在这位微笑的审神者身上,顿时产生无所遁形之感。


    这件事,便是与新撰组的刀,他也从未提起过,这未曾谋面的陌生人又怎会得知?


    “既然如此,你还犹豫什么,”长谷部不耐道,“现在让你变为小孩子的模样,以后随着时间的流失与作战的深入,你不会维持这个状态太久的。”


    “我不是······”和泉守刚开口便被长谷部打断,“如果是怕被新撰组的刀看见觉得丢脸,你大可放心,你会在新撰组的刀来之前恢复原样的。”


    虽然余下的顾虑被打消,但和泉守还是有些不忿,刚想开口,脑海中那个美丽又优雅的,身戴牡丹底玄色披风的身影却一闪而过。他微微一怔,到了嘴边的话生生转了弯,“······我知道了。”


    得到了答复,长谷部也不再多言,在审神者的指示下,带着和泉守来到了一个封闭的房间,并命令他闭上双眼。和泉守照做。等到可以睁眼时,他发现了视角的改变。愣愣地看着眼前柔嫩的小手,他还是不明白长谷部口中的“主公”为何会这般安排。


    正在思考时,他眼前一暗,是长谷部与审神者站在了自己的面前。只见这位主公蹲下身来,向自己招招手,待他走过去,便笑着在他耳边轻声嘱咐道:


    “歌仙啊,虽然强大又优雅,其实是个爱害羞的家伙呢。”


    “既然你来了,那歌仙就拜托你了。”


    都已经变成这般模样,怎么看都是个累赘,又谈何照顾别人?他轻轻摇头,只觉得这审神者不可思议。他环顾周围,只见房内西墙挂着一书法卷轴,卷轴下方放着一做旧陶瓶,里面插一枝不知名的花。南墙掏空做了壁橱与衣柜,东墙置放着盛满了书卷的小架,架旁是平日里常用的台几。歌仙离去时,并未将房门全部掩上,而是放了阳光进来,使整个房间明亮又温暖。和泉守受前主影响,对风雅之事几乎一窍不通。歌仙的房间并未有繁缛的修饰,但和泉守还是感受到与往日不同的气息。


    他以为所谓风雅不过是一些文士的装腔作势罢了,现在想来大抵是因那些附庸风雅之人,对这二字产生了误会。他沐浴在暖阳中,闭上眼睛,将周身气息调整,细细体会后,不由愈发放松。


    原来真正的风雅是让人这般舒适的吗·····小孩子的身体容易疲惫,他迷迷糊糊地想着,不久就闭上了眼睛。
等到歌仙端着自己向烛台切请教后做出的点心归来后,看到的却是小孩子已经趴在榻榻米上酣睡的景象。


    看来这孩子还是挺乖的。但春寒未过,这样睡终究会受寒。他轻笑着摇头,将点心放在台几上,悄悄拉开壁橱拿出棉被与枕头后,小心将和泉守抱起,让他躺在枕头上,又为他盖上了被子,掖好被角后,伸了个懒腰,便随手抽出一本和歌集在台几旁细品,静等和泉守睡醒。

评论(4)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