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瑜

writing

【银土】September In The Rain

设定:教师银X牛郎土  混搭3Z梗

嘛···一个不算长也不算短的双向暗恋的小故事。

请多指教。


【1】Memory



“喂,银时,外面下雨了。”服部抬头看窗外,声线比往日的倦怠多了些起伏。



 “大概是今年的第一场雨吧。”银八也象征性地往窗外望去,扫了一眼贴在玻璃上细小的雨丝后,回过头,继续将注意力放在手中的新刊上。



 “是啊,你难道不觉得开心吗?”服部站起身来,拉开玻璃窗,一阵清风携带着雨天特有的湿润的气息,轻快地飘进这间死气沉沉的办公室。


 “每次听到雨丝飘落的声音,就算只是隔着玻璃看一眼,都会觉得自己闻到清新湿润的空气,这不是很幸福的事情吗?”


  “好像是这样。”银八敷衍道,目光依旧不愿离开漫画精彩的分镜。


  “···真是个无趣的人,”服部有些挫败地回到座位上,继续低头批改学生的试卷。



    办公室里恢复之前一潭死水般的宁静,仿佛由春雨而生的小插曲只是两人的错觉。



   银八抬起头,悄悄看了一眼对面的服部,暗地里有一瞬因为打断了服部难得的抒情而产生的内疚,张张嘴,又觉得这番自作多情会招来对方的嫌怨,便将含在口中的话语又重新咽了回去。



   两个倦怠的成年男人,聚在一起,因为一场春雨而大发感慨才是最奇怪的事情吧。他默默在脑海中勾勒了一幅他与服部一起在雨中被感动到流泪的场面,不由打了个寒颤。 



    不过他确实有些惊讶,因为服部隐秘的少女情怀。


    胡思乱想了一会,银时抬腕看表,随后起身脱下白色长褂,“该下班了,我先走了。”


 “今天一起去喝酒怎么样?”服部晃了晃手中批改完的卷子,一副劫后余生的庆幸之情。


“不去了,想回家。”银八随意地摆摆手,迈着有些拖沓的步子,走出办公室。


   十分钟后,银八拿着深蓝色的折叠伞,站在教学楼的檐下,仰望灰蒙蒙的天空,观察细密的雨丝。鼻端,是雨天特有的泥土的湿润着的气味,混合着清新的草木香,形成了一种可以让人心情愉悦的味道。


   大家都会遇到晴天就十分振奋,大概只有自己这样的废柴才会喜欢阴天和雨天。银八自嘲地一笑,脑海里浮现出和服部在办公室的对话。


    没错,服部也是废柴。
  


    银八慢悠悠地走在路上,左手拎着公文包,右手撑着伞,目光散漫。



    交通指示灯的光线被阴云过滤掉以往的尖锐,而焕发出一种梦幻般的柔和色彩。街道上的路人不约而同地撑起了伞,缓步在行人道上,面容甚至在雨丝的润泽下除去了平日里冷漠的棱角,而流动着一丝温柔的笑意。就连往日里疾驰在马路上的交通工具也多了些倦怠,用比往常减了不少的速度缓行,像一群慢悠悠的、五颜六色的甲壳虫在这里观光。行人的伞与甲壳虫的颜色交相辉映,使无数颜色在街道上随着雨丝缓缓游移。整座城市在春雨的淋漓下,每个角落都流动着脉脉温情。
 


    我也被那家伙的少女情怀感染了吗···银八笑笑,嘴角扬起一个懒散的弧度,脚步也隐隐地轻快些许。


     也不知道那家伙有没有带伞。银八望着街道旁被雨水清洗过的绿得发亮的树叶出神。


    走到便利商店门前,他无意看到蛋黄酱打折的宣传广告。



   我又不是老妈子。他摇摇头,目不斜视地经过。但没过多久,他又重新返回,右手打伞,左手打着公文包,面无表情地推门走了进去。
 




 “老师,您回来了。”银八开门时,听到了从沙发那里传来的声音。



“嗯,我回来了。今天没有去工作吗?”银八将公文包挂在架子上,拎着手里的塑料袋,打开冰箱门,将袋子里的蛋黄酱一件件码到里面。


  “今天休假,就算是牛郎,也需要休息啊···”土方走到银八背后,双手环住银八的腰,“蛋黄酱啊,真是谢谢老师了。”
 


 “去把衣服穿上,只穿一件衬衣容易着凉。”银八没回头,继续放置蛋黄酱。


  “···老师,您都不看我一眼吗?是因为我是你的学生却做着牛郎的工作很丢脸吗?”土方趴在银八的背上,略微沙哑的尾音藏着一些小心思。



 “这么大的人了,不要撒娇。”



“老师,避重就轻地选择不回答问题,也不是成年人应有的做法啊,”土方并未因为蛋黄酱的情面就此放过他。



   这臭小子···还是以前可爱啊···银八无奈地摇头,学生时代的土方,那个正直而又一丝不苟的黑发少年却是缓缓浮现在眼前。他不由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我不是说过吗?”银八拍拍土方放在他肩上的手,“只要是你自己深思熟虑后选择的道路,老师不会干涉你的。”


   土方没有说话。银时却感到他的呼吸停滞一瞬,而后才恢复了以往的节奏。





“银八,伊东主任让你去教导处领学生。”服部推门走进办公室,向银八传达年级主任的指令。


 “这些臭小子,荷尔蒙过剩就应该去打工运动啊···”银八脚步拖沓,在敲门前调整了一下松散的五官,让他看起来拥有一位教师的威严后才迈进了办公室,“伊东主任,我的学生出什么问题了···”他看清面前的身影后,心中不由称奇,“土方?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嘴角有块淤青的土方默不作声。


 “他和另外几个男生在考场打架,扰乱考场秩序。”伊东顺着银八的目光望去,一丝不苟地将当时的情况告知银八。



     银八瞥了一眼这几个罚站的男生,发现除了土方之外,其他人眼里或多或少都有一些得意的神色。
 


    他大概已经了解是怎么回事了。


  “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误会?”银八走上前几步,将土方挡在身后。
 


  “监控清清楚楚地显示,是土方先动的手,”伊东面无表情地回答,“按照校规,理应记大过。”


  “···知道了,”银八点点头,然后扭头对土方说,“土方,向伊东主任道歉。”


   土方认真地与银八对视片刻后,顺从地低头道歉。


   等到两人回到国语教员室时,里面早已空无一人。银八抬腕看看表,距规定的下班时间已过半小时。



    处理这类事故果然是件苦差事。他在心里长叹一声,却又不得不硬着头皮面对。将服部的办公椅拖到自己对面,让土方坐下后,又到饮水机那里为他沏了杯热茶。接着,他又从抽屉里拿出化瘀贴撕开包装,“我这没镜子,所以你就别推辞了。”土方点点头,微微仰起脸,顺从地让银八给他贴上。



    做完这一切后,银八坐回办公椅,和土方面对面,“事情经过确实如此吗?”


  “···”土方低头,专注地盯着手中的纸杯上方不断升腾的热气,“伊东主任所说完全真实。”



 “我确实有错,就不需要您多费心了。”



    青少年的事情果然最难处理了。他扯了扯嘴角,思忖片刻,最终从办公椅上起身,在土方面前蹲下,以表明自己认真聆听的绝对姿态直面对方,“我并不是想逼迫你说出一些糟糕的事情,只不过我想帮你消去档案上的记录的话,就需要知道得更详细。”



    见对方无动于衷,银八有些尴尬地自圆其说,“少年人现在觉得无所畏惧,但以后会因此吃亏的···所以···”



 “无所谓。”土方皱皱眉,依旧一副拒绝的姿态。



    这个固执的臭小子···银八有些无奈地望着自己的学生,心里没有被拒绝的恼怒,却多了几分新奇和探知欲。他猝然长叹一声,对方明显是在出神,此时因为他突然的举动全身一震,又觉得不合适而强自镇定。紧接着,银八伸手揉乱了土方的额发。



“真是的,这么固执和老头子一样!”银八抱怨着,手下的动作却是不停。土方被他的突袭打了个措手不及,直到银八的手离开,他还犹自愣怔,面上是显而易见的迷茫。



“那群混蛋是什么样子,身为老师的我比你清楚,”银八的语气不容置疑,“所以还请土方君说出真相。”


     他认真地与土方对视良久,只见对方抿紧了嘴,右手紧握成拳,最后似脱力一般松开,面上的阴郁最终化成了一个冷笑,“不过是被他们知道了性取向,之后便被一直纠缠,直到这次的考试卷上写满了恶心的话。”



   啊···更棘手了。银八看着少年眼中的决绝与惨白的面色,开始有些后悔逼他说出这些所谓的真相。



   这是他无论如何也没想到的原因。



“这并不是我的错,所以我也不打算低头认错,如果老师是为了满足一时的同情心,就不用麻烦您了。”他飞快地说出自己的意见,便又紧紧地将嘴抿起,不愿再给银八可乘之机。



   啊,眼圈红了。虽然被毫不留情面地排斥,但银八并未在意,他更在意的是少年那层脆弱的伪装。



    今天大概是我叹气最多的一天了。他自暴自弃地望着窗外的暮色,又回头望望对面外强中干的少年,不由自主地叹息,探出身子,将手放在了土方的头顶,发自内心地感慨。



 “···一定很辛苦吧。”

 


   本来只是一句寻常的感叹,他却看见土方双眼猝然睁大,一张惨白的年轻的脸逐渐发红发热,眼眶也愈发红肿。



   就像一只刺猬,平时竖起全身的刺,却在不经意的瞬间卸下所有防备,露出柔软的腹部。他静静地等待少年整理自己的心绪,心中莫名生出些怜爱之意。



    余下的时间银八并未再说教,大概再多的肺腑之言说与土方也不过是些多余的负担,只能简单地保证这件事他代为处理,不会在档案上留下污点。当然,他也会为他保守这个秘密。



    他毕竟和他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不能亲身体会其中的细节,自然没有资格以自己的生活经验去评头论足。



    天色已晚,他让土方先行离开,却又在少年清瘦的身影即将消失在门后时叫住了他。



“老师,还有什么事?”土方已恢复往日的平静,只不过今日银八异状过多,他言语间比平常多了些真实的疑问。



 “尼采,《偶像的黄昏》,第八节,可能对你有些帮助。”银八说完,挥挥手让土方离开,在教员室的拉门被合上后,低低地叹息:



 “真是个让人忍不住在意的孩子。”

 




 “老师,又是哪个学生让你担心了?”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银八睁开双眼,土方趴在床边,眉目间是毫不掩饰的探寻之意。



 “没什么,不过一个梦而已,”银八起身,伸手拿过眼镜戴上,“而且,关心学生是教师的职责,理所应当。”



 “虽然这么说,但我还是想知道是什么样的学生啊···”土方斜倚在卫生间的门框上,有些不满银八的敷衍。



 “哈?为什么突然在意这种小事?”银八用毛巾擦拭脸上的水珠,提问的声音含糊不清。



    土方望着前方布满水汽的玻璃镜里那个面容模糊的自己,弯了弯嘴角,言语间意味不明:



  “因为···我会嫉妒啊···”

                                           【TBC】

评论(5)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