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瑜

writing

【银土】September In The Rain

拖更的时间太长了,十分抱歉。前文:【1】

设定:教师银X牛郎土  混搭3Z梗

嘛···一个不算长也不算短的双向暗恋的小故事,因为一个人码字有些寂寞,以至于更新不定【所以请给空巢文手一点关爱谢谢各位】

请多指教。


   【2】Joy

    

    下午四点,钟楼里传出的钟声如一颗石子被投入水面后引起的层层涟漪,在校园内扩散开来。紧接着,学生的喧闹声如潮水般汹涌而至,将这里的平静无情地驱逐。



   “好像一群发情的角马啊···”银八站在窗前,凝视着远处三五成群的学生,却没有被他们雀跃的生命力与活力感染分毫。他将目光久久停留在日光中闪着微光的黑色制服上,暗地里回忆自己的学生时代。



     蓬乱的天然卷,倦怠的眼神,懒散的举止···



    二十年过去,除了脸上的细纹增加,其他毫无长进。他仔细地回忆过后,垂下眉眼,目光中带了几分怅然。



    生命力这种虚无缥缈的概念,在自己这短暂的人生中,连一丝痕迹都未曾留下。



 “怎么,现在才惊觉自己从小到大都没有经历过青春吗?”服部走过来碰碰他的肩头,顺便递给他一罐留有余温的罐装咖啡。



    轻易地被同事撞破了心事,银八的表情有一瞬的僵硬,借着推眼镜的动作稍作调整后,又是那个漫不经心的国文教师:



 “不过是觉得他们上课的时候如果也这样活跃,会为自己赢来一个更好的前程罢了。”



 “我可不知道你在私人时间还会关心这群崽子的未来,”服部摆摆手,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继续备课。



    银八站在窗前默默地望了眼服部的背影,灰色外套与周边半旧的办公设备相映成趣,却也与背上悄悄停驻的一缕阳光相得益彰。



    看似和自己一样毫无干劲,实际上是个温暖又包容的人啊···他若有所思地望着服部,心里生出几分庆幸之情,但也因一些莫须有的矜持说不出“服部,能和你做同事真的太好了”这样发自肺腑的感谢之语。



   “服部,”罕见的正式称呼成功让对方回过了头,迎着他疑惑的目光,银八十分坦然,“一起去喝酒吧。”



  “好啊,”服部点点头,又灌了一口咖啡,“去哪里?”


  “高天原,”银八神色如常。
 


     服部被口腔里的咖啡呛了一下,忍不住全喷到了电脑的显示屏上。



 “我说,”他手忙脚乱地收拾狼藉的办公桌,“高天原不是牛郎店吗?”


 “那里的熟人需要我去帮个忙,你也一起去,”银八垂下目光,不再看他。


  “拜托我是直的,而且不想和你这个中年大叔一起被笑话···”


  “我请客,”银八面无表情地增加筹码。


  “成交,”服部果断拍板。

  



    三个小时后,两人站在高天原的店门口。



 “刚才忘记问你,”服部仰望头顶炫目的霓虹灯招牌,“你是怎么会认识牛郎的。”



 “大概是孽缘吧,”银八嘴角微弯,看清从店里走出的人影后抬手打招呼,“土方。”



 “老师,”土方经过短暂的惊讶后,立刻朝这里走来,看到服部后又微微躬身,“服部老师,您好。”



     服部看着面前的年轻人的身躯弯成一道优美的弧度,点点头,“土方,好久不见。”



  “您来这里是…”



 “我对土方君的工作场所有些好奇,又不想打扰你工作,所以就和服部老师悄悄地过来看看…”银八抬抬镜框,其中的窘迫欲盖弥彰,“之后就被你撞到了。”



“原来是这样,”土方望着稍显局促的中学教师,了然地点点头,脑中却不断回想他向银八抱怨牛郎这类出卖色相的生意也是十分不容易时,银八无动于衷甚至劝他换份工作的模样,脸上的笑意不由加深。



   这是服部所不知的,专属于银八和他之间的一点小秘密。



 “以前从来不知道,土方笑起来真帅气啊,”服部感慨道,“一定很受女士们的欢迎。”



 “您过奖了,”土方笑着道谢,“十分遗憾,因为有我的指名预约,今晚就不能陪老师们聊天了,需要我找一位优秀的陪酒人吗?”



 “不必了,”银八摆摆手,“把我们领到一个不起眼的位置点些酒就好,麻烦你了。”



“是,我知道了。”土方略一点头,便走在前面,为银八和服部引路,三人由夜色深沉时步入一个五光十色的世界。



    就在光影转换交织的瞬间,银八的目光落在土方纯黑的西装上,恍惚中产生了它在阳光下闪着微光的错觉。

 




     土方如约将两人带到一个位于大厅角落的位置,又为他们点了单子后,听到一名服务生叫他去帮忙便快步离开。



     两个中年人目送他的背影消失在大厅右侧通道的拐角后,随后陷入了诡异的沉默。



   “他已经走远了,有什么想说的。”银八望着身侧盯着绚丽的Martini出神的同事,语气平淡。



    “有什么好说的…”服部不愿将视线从鸡尾酒蕴含的斑斓世界中撤离,“震惊,遗憾,以及人生的出尔反尔。”



   “我已经木讷到通过目睹学生多变的人生才能意识到我在逐渐老去了,”服部自嘲地笑了一声,“谁能想到几年前才华横溢,一心写作的学生居然会成为一名牛郎。”

     


  “他选择的道路,我们这些人也只能旁观,”银八将嘴角拗起,接着反光的镜片挡住了眼中的情绪。



  “就是因为这样,所以才…”服部说到一半没了下文,银八侧目,才发现他已将盯视许久的鸡尾酒一起灌下,垂下的额发就像一堆枯黄的蓬草,奄奄一息。



    他又抬头望向大厅的中央,觥筹交错的男女高声谈笑,似乎是为了赶走空虚的侵袭,互相贴得极近,就像一个严密的原子结构,连指尖都插不进去。可即便如此,他还是一眼望见了向客人微笑着敬酒的土方,现今的牛郎,曾经的他的学生,唯一在瞬间唤醒服部和他这两个老男人的共通情感的年轻人。



    一种奇异的感情在心头滋生,逐渐驱散了停驻已久的阴霾。银八将小半杯威士忌缓缓饮下,无端从浓烈的烟草味中品出一丝甘甜。

 




  “银时,你什么时候养了一只小鸡?”服部听到办公室拉门的轻响,抬头望了一眼,果然看到了紧紧跟在银八背后的身影,语调中不由多了些笑意。



    银八一言不发,越过服部的座位,将手中的教材放下,又转身将土方手中小山一般的作业接过来,“都说老师一个人就能搬走了…臭小子,我看起来有这么不中用吗?”



    土方既不点头,也不摇头,紧紧抿着嘴,只是鞠了个躬,就匆匆离开,留下两个成年人面面相觑。



  “我记得,土方十四郎可是出了名的不好接触,为什么会主动亲近你?”服部审视的目光在银八身上逡巡。



    银八依旧不言不语,手上直接将教材砸到服部脸上,心里却在描摹刚才土方因为服部的话而窘迫的模样。



    身体紧绷,站得笔直,面部僵硬得像是五官被强力胶勉强拼凑才放到一起,整个人看起来就像一个倔强的小老头在生闷气。



    啊对了,刚才出门的时候,他是不是顺拐了?



    想起土方出门时的身形带给他的怪异感,银八险些笑出声。他转过头望了眼服部,看到对方正愁眉苦脸地与数学作业搏斗时,他才放心地摘下眼镜,从来没显示过情感起伏的脸上却在此时漾出了一个又一个笑纹。



    这个孩子,大概是在用他的方式,表达对自己的谢意。



    银八轻咳两声,平复自己的心情后,将眼镜戴上,拿起教案准备离开,“我去图书室备课,一会儿你先走吧。”



 “好,本来今天还想请你喝酒···”服部象征性地看了银八一眼,本欲匆忙转移的视线却停驻在银八的脸上,“你心情好像很不错?”



 “怎么会,”银八借着摸下巴的动作轻抚唇角,才发现还有一朵笑纹逃脱追捕,依旧挂在嘴角耀武扬威,也就慷慨地对它网开一面,“嗯,只是想起了今天JUMP出刊。”



 “什么?今天吗?”趁着服部翻台历的时间,银八快步离开。



    来到图书室门前,天色未晚,值日生散漫的抱怨和拖曳的脚步声还能清晰地传到银八耳中。他的目光越过门上的玻璃窗向内里望去,橙色的柔光铺满这间小小的教室,贴心地为伏在桌面上的黑色小丘送来些许暖意。



    傍晚时分的图书室,温和的日光,休憩的少年…



    这才是青春啊。



    银八的手搭在门框上,却因为眼前的一幕停下了动作。



    闭着眼睛的学生身后,一个身穿制服的男生缓缓靠近,手中是一把锋利的短刀。



    那是一张熟悉的面孔,是诱导土方打架的始作俑者之一。



    银八的视线冷凝,克制着自己的怒气,将本欲用力扯开推拉门的手收回,换成在上面轻轻地敲了三下。



    他并不想打扰他的学生来之不易的平静时光。



   男生听到声响后猛然抬起了头,在看到银八的脸后,写满恶意的脸色瞬间变得惨白,当即收回短刀从图书室的另一个出口逃之夭夭。



    他松了口气,无意间看到了映在玻璃上的面孔,却有些陌生。



    原来自己紧绷着脸也像伊东主任那样可怕啊。银八望着眸色暗沉而毫无笑意的这张脸,勉强扯了扯嘴角权当回应。

 




    没过多久,土方缓缓坐了起来,揉着眼睛往身侧看去,才发现一旁的银八。



 “老师?”语气带着刚睡醒时的懵懂,银八抬头看了眼土方,身体放松,表情自然,是难得的温顺模样。



“刚才过来备课的时候,看见你正在休息,就没有打扰你,”银八慵懒地靠在椅背上打了个哈欠,随后继续翻起图书室保留的,五年前出版的JUMP旧刊,“本来这片地方阳光充足,一直是我占着,没想到今天被你这臭小子抢先了。”



   “…老师,对不起,”土方低下了头,神情中的警惕却因为他的一番话渐渐消弭。



   “…”银八看着乖顺的学生,一时反倒哑口无言。他重重地叹了口气,“要是神乐那群小混蛋,早就和我吵翻天了…好歹也要珍惜青春的活力啊少年。”



    他看着土方错愕的神情,心中却暗自觉得自己失言。将JUMP随手放回身后的书架,拿起教案,没等对方反应,说了句“早些离开注意安全”便转身离开教室,却忽略了土方眼中的复杂之色。

 




  “喂,本来是请我喝酒的,为什么自己会醉得比我还早啊,”服部单手撑着左脸,无聊地望着面无表情的银八。



 “服部老师…银,老师这是喝醉了吗?”土方弯下腰,仔细地打量银八,银八缓缓地转过头,直直地盯着他。



 “咳,银八这家伙,很少会喝这么多,也不知道今天是怎么回事……”服部苦恼地挠挠头,他举起银八要的威士忌空瓶,一时哭笑不得,“土方,你们店的威士忌,度数都这么高吗?”



    土方接过酒瓶看瓶身的标牌,“不对,是服务生错拿成老板的酒。店里提供的威士忌度数不高,但老板喜欢烈性酒,所以恒温箱里也会留几瓶。”



 “喝了这么多年酒居然没有喝出来,”服部拍拍银八的肩,企图唤回他的注意力,“喂,银八,起来了,我送你回家。”



  “……”银八一点点抬起头,将有些涣散的目光聚焦,又认真看了服部很久后,坚定地摇摇头。



 “我才不和中年废柴一块回家。”他想了想,又补充道,“会很羞耻。”



  “……”服部咬了咬牙,笑里藏刀,“如果你要是不和我走,我就把你的结野主播手办全部销毁。”



  “……”银八沉默着低下了头,又缓缓地抬起,望向土方,眼中是显而易见的求救之意。



    从来不会表情外露的中年教师居然在向自己撒娇,土方忍不住弯了眉眼,向银八点点头做了保证,才回过头对服部说,“服部老师,请您放心,我会把老师安全送回去的。”



  “可是……这样会给你添麻烦的,”服部犹豫不决,土方笑着说,“这点您可以放心,因为……”他停顿一瞬,才笑着继续道,“我住的地方和老师不远,而且我已经工作完毕,可以直接和老师一起回家…我记得,您和老师住在相反的方向,所以,还请您把老师交给我,放心地回去吧。”



 “既然这样,那就麻烦你了,”服部点点头,叮嘱土方几句后,拿起外套向外走去。



    土方目送服部与纷乱的人影混为一体后,转过头,发现银八还在牢牢地盯着他。他缓缓地俯身,清晰又缓慢,包裹着自己的心绪,一字一顿地问道,“银八。”



 “你,还能认出来我是谁吗?”



    他能感受到银八用目光细细地描摹着自己的脸,盘曲在心中的执著却因为羞赧而动摇。他猛地别过身,想借机散去面颊上的热度,却被一双温暖的手捧住脸,缓缓地摆正,再次对上了银八的双眼,笑意和细碎的光交织,使它们熠熠生辉。



 “我认识你。”他学着土方的语气,清晰而缓慢,裹挟着暖意,一字一顿地回答,带着土方从未体会过的,属于银八的郑重与坚定。



  “你是土方。”



  “土方十四郎。”

                                            【TBC】

 

 

 

 

 






 



评论(1)

热度(16)